青年合唱指挥家邓卓锐谈合唱艺术:_新闻频道_中山网

青年合唱指挥家邓卓锐谈合唱艺术:_新闻频道_中山网 邓卓锐指导中山教师合唱团成员排练. 作为全国合唱基地,合唱在中山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形式,更是一项成熟的文化活动品牌.2016年4月,中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中山市教育和体育局共同组建的一支年轻有活力的混声合唱团——中山市合唱团二团(中山教师合唱团),聘请中国著名合唱指挥家吴灵芬教授担任艺术总监,青年指挥家邓卓锐先生任常任指挥,6月24日,青年指挥邓卓锐将携手中山市合唱团二团(中山教师合唱团)及多位独唱、独奏及朗诵艺术家,将于中山市艺术中心小剧场举行“惊流回想——边唱边谈《黄河大合唱》”讲座音乐修改会.邓卓锐也和合唱团二团备战“第三届中国合唱指挥比赛开闭幕式”等一系列演出,排练间隙,邓卓锐与本报记者畅谈了合唱艺术以及指挥理念.●只有听懂了别人才能找到自己青年指挥家邓卓锐曾师从中国著名合唱指挥家吴灵芬教授,后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皮博迪音乐学院(PeabodyConser-vatoryofJohnsHopkinsUniversity)获指挥硕士学位,师从美国传奇教授GustavMeier及指挥MarinAlsop,时任职皮博迪歌剧院助理指挥,2016年八月在布拉格“贝多芬奖”——国际歌剧指挥比赛中夺得唯一大奖,并获邀指挥2017季北捷爱乐乐团的音乐会.在团员的眼中,邓卓锐是学霸式的人物,指挥演唱自不必说,乐理知识深入浅出,弹得一手好钢琴,讲得一手好段子.接手中山教师合唱团虽然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邓卓锐用大量优秀作品及极高的艺术标准进行严格训练,团员们在排练和演出中互相学习、研讨并积极提升能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收获.“其实这两个月我也只干了一件事情,就是教他们学习聆听和配合.用各种古典音乐来训练听力,一声部听二声部的,二声部听三声部的,然后再进行轮回,因为来自西方教堂音乐的合唱和中国的歌唱传统有着很大的差别,西方讲究的是和声,而中国的歌唱传统是自由的独唱.在合唱里,只有听懂了别人,才知道自己的角色定位,什么时候应该‘进场’,什么时候应该‘出场’,相互之间应该如何配合起承转合.这个是基础性的东西,必须把根基打牢.”人声作为合唱艺术的表现工具,有着其独特的优越性,能够最直接地表达音乐作品中的思想情感,激发听众的情感共鸣.也是在聆听的过程中,邓卓锐细扣每一个团员的咬字,声音的扁和圆,声母和韵母的位置,发音应该提前还是靠后,声调应该如何处理,不同情绪应该如何表现,都是满满的学问.“合唱队员在咬字和吐字上应当养成一种喷吐有力良好的归韵和收声的习惯.抒情作品,吐字应清晰而柔和;雄伟壮阔的作品,就应该强声母,并尽力保持韵腹和韵尾的结合体的连贯及字与字之间的衔接.”●合唱艺术的丰富建立在优质的人声之上声音质量的优劣,不能脱离音乐和合唱艺术的特殊需要来加以评价.无论什么样的声音,只有当它完全吻合了音乐的需要,完全吻合合唱艺术的特殊要求,成为合唱艺术表演所需要的声音时,才能被认为是好的、美的声音.然而近年来随着合唱艺术的发展,舞台上也呈现出越来越多元的表现形式,载歌载舞、变换阵型已经不再稀奇,手持各种道具,添加戏剧、背景、乐器以及其他人声之外的音响效果也屡见不鲜.邓卓锐说合唱艺术的丰富不是为了丰富而丰富,它首先必须忠实于音乐本身,符合音乐本身传达的意义与意境.他举例说,在如今国外的合唱前沿,他也发现一些国家的合唱团已经出现了现实世界里听不到的声音:“比如北极光的声音,它就是为了体现歌唱者心底的呐喊与寂寞.而这些探索都是有益的尝试.”他还举例说,之前来到中山演出的深圳中学合唱团,团员们手持玻璃杯,通过手摸索杯口来发出一些鸣响,也是为了配合演唱歌曲所传达的神秘与空灵.邓卓锐说建立在这些表现形式之上的是合唱队稳定而优质的人声,这是基础,其他是加分项.“好的指挥应该是心里有什么声音,就能做出、生出什么样的声音.想法和技术都不可或缺,有想法没办法就达不到,但是有办法没想法则进步不了.”邓卓锐也表示中山的合唱队伍的指挥也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最前沿的合唱艺术发展到什么状态,在一个开放的空间里寻求想法和方法,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合唱艺术就是个无底洞,越钻越深,东西越挖越多.如果只是止步不前,就看不到更辽阔的世界.”人物介绍:邓卓锐邓卓锐先后入围过各地音乐节,曾随巴赫诠释专家HelmuthRilling学习并指挥《马太受难曲》、《创世纪》与莫扎特《C小调伟大弥撒》,担任过布里顿《春天交响曲》亚洲首演、贵阳交响乐团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等大型作品合唱指导.他连续五年入选亚太青年合唱团世界巡演,曾任郑小瑛指挥的《伤逝》再版《紫藤花》艺术指导,与陈蔚导演合作过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蝙蝠》及多部中国歌剧,参与创作《动物狂欢节》、《青春痣》等剧场合唱表演并担任指挥.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