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明月翰墨缘_新闻频道_中山网

清泉明月翰墨缘_新闻频道_中山网 方泽炎为中山日报复刊二十周年题词.方老驾鹤西去有几个年头了,我时常怀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因为工作的忙和出差的折腾,没有能够在老人家最后的时间里去看看,一时的疏忽留下了永久的愧疚.他包容、勤勉,对后生热心关爱,回想起与他交往的点点滴滴,心中总是充满着温暖和感激.人物简介:方泽炎生于1938年,卒于2013年,中山沙溪人士.自小爱好书法艺术,坚持不辍数十载,擅长行草书,作品线条流畅、生动活泼、沉着老辣.曾在中山市委宣传系统工作多年,是中山市委机关报——中山日报复刊的主要筹备者,后在中山日报副社长的任上退休.他在工作任上的勤勉尽责有口皆碑,退休之后还老骥伏枥,继续发挥余热,不仅担任市关工委的副秘书长,还勤于笔墨,多次策划各种书法展事,为推动中山的修身立德和老年书画事业四处奔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因为方老曾经书写的这副行草唐诗对联,我得以知悉这位媒体前辈.我所知道的是,2004年,他出版了《方泽炎书法选》,2007 年他与周亮潜合办了书法联展,2011年,他举办了“重温先贤遗训,修德养身励志”书法作品展,践行了市关工委 “老少携手修生养德,共建幸福和美中山”的教育主题.2003年,我有幸与方老在中山书画院一同举办“方泽炎邵念荣书法展”,展名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专职副主席纪光明先生题写.中山日报对展事进行了报道,还刊登了书法家谭斐先生的文章《老笔雄健璞玉生辉——写在方泽炎、邵念荣二人书法展之前》.文中有这样的记叙:“当得知笔者意为二人写评书,方先生一再叮嘱对自己书法少费笔墨少赋誉词,应对青年后学多加鼓励多加鞭策,言之切切,令笔者更添肃然起敬之心……”这次书法展览完全得益于方老的鼓励和指导.当时,我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书法能够登上 “大雅之堂”,一个人办展更是没有勇气.他说,中山竟然没有人知道你和你的书法,年轻人,你需要交流和提高,不怕,你一个人不敢,我陪你一起吧.我勉强答应后,他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并且每隔十天左右时间就打电话给我,提一些指导意见和说一些鼓励的话.后来,我们的展览如期举办并取得了好的反响,我收到了很多的建议和鼓励.当时,我刚刚调来中山工作不到三年,属于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伙,用现在的话说是正宗的“屌丝男”.因此,展览对我无疑是有帮助的,而展览的成功完全是借了他的光.后来逐渐知道,方老是一个非常爱才和热心的人,特别是对文化和艺术方面的人才,他特别愿意帮人家的忙.听他跟我聊过,他在市委宣传部工作的时候,就从湖北挖来了一位书法专才,并不断举荐提携.这位幸运的外来人才,一路从老干局干到文化局,在文化局担任了几年局领导后又调到了省城工作.他筹建报社复刊的时候,眼界和心胸都非常开阔,注重五湖四海招贤纳士,在他手上招进来的青年才俊大多不负众望,早已成为骨干人才,有的还成了厅级领导.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渊源和方老第一次见面,但是我清晰地记得,他一见到我在企业内刊上刊发的书法作品就很高兴,说是中山需要引进复合型的管理人才,不能让“人才”总是默默无闻.他说了,也马上去做了.他不仅帮我引见了市书协的负责同志并推荐我入会,还用他的老面子协调展览的各项事宜.平时,他还会关心我的工作情况,给我一些勉励和指点.大概是2006 年春天的一个周末, 中山的一位同仁邀请我去深圳,说是一家公司老总想与我们商谈企业战略合作事宜.权当是个人的交往,我就顺便请上方老一道前往游玩,一路听报告、考察和坐游艇出海.我很小心,怕方老身体吃不消.可是方老虽近古稀之年,却精神矍铄,毫无疲惫之意.有趣的是,在回程的途中,方老对我说,我们去深圳见面的这位老总就是我们中山这位同事的哥哥.我当时傻了眼,他们没有介绍这层关系,而且长得也不像啊,怎么看出来的呢?方老诡秘地笑了笑,我想他也是猜的.我私下一问,那两位仁兄果然是亲兄弟! 我不得不暗自佩服,毕竟做领导多年,阅人无数,“生姜还是老的辣”啊.我去过方老生前的寓所,虽是电梯高层,却满屋书卷墨香.站在阳台上,面向东方,视野宽阔处是全民健身广场.方老个头不高,皮肤黝黑,看上去很是康健和干练.他似乎很少饮酒,只有抽烟的习惯,我想最后罹患癌症或许与抽烟相关吧.听说他住院的消息,说好去看望的,却因故未能成行,追悔莫及.我由是告诫自己,有些事情,不能等待;有些感情,需要表达.当我们客居异乡孤独无助的时候,当我们怀揣梦想而苦苦挣扎的时候,一点一滴的关怀和鼓励都是弥足珍贵的,都是我们奋力前行的力量之源.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不管我们是否已经获得成功,我们都应当对一种包容和热心、关爱由衷地惦记.深切的怀念包含着感恩.热心的方老,他或许依然在继续呼吁奔走,泼墨铺毫,天堂里车来车往,也有书法艺术的殿堂……

图片